主页 > 行业新闻 >

经营现金流净额上蹿下跳

时间:2019-01-21 10:46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经营现金流净额上蹿下跳,或是鸿合科技IPO路上的拦路虎之一,鸿合科技向长江商报记者提供的资料显示,其掌握了智能交互显示行业的关键性技术,技术水平在行业内处于领先地位。公司始终坚持自主品牌策略,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分别拥有Hitevision和Newline两个自主品牌。
  此外,鸿合科技的经营现金流净额也与净利润严重不匹配。报告期,其经营现金流净额分别为—349.54万元、2.63亿元、968.15万元、2.56亿元,与同期净利润的差距为—0.59亿元、1.96亿元、1.95亿元、1.50亿元。2017年净利润超过2亿元,而经营现金流净额不足千万元,悬殊太大。
  鸿合科技对此现象解释为,上述差异的主要原因为存货、经营性应收项目、经营性应付项目以及支付的保证金、股份支付等其他科目的变动所致。2016年,公司存在8538.48万元股份支付的费用,减少了净利润,但不影响现金流。欧盟则出台了PSD2(支付服务指令2),要求银行开放客户数据。所谓开放银行,是以开放API为技术,以数据共享为本质,从而提升客户体验的平台合作模式。
  对于信托机构来说,内外环境变化都倒逼开放式发展的新模式。尤其是银行理财子公司设立之后,传统的银信合作、银证合作、银保合作可能都会弱化,需要寻找全新的外部合作生态与模式,推动信托机构与其他各类主体的深度融合。建设金融科技环境下的“开放信托”,本质上是通过技术与生态的创新结合,更加有效地服务自身、服务实体、服务同业。从路径来看,建设开放信托可通过自建、投资、合作、参与等模式;从场景来看,则是实现与其他非银行金融机构、金融科技企业、实体企业的产融互动,更加有效地探索数据合作、技术合作、系统合作、业务合作和生态合作。私募闪电入股、大客户与股东潜存关联、涉嫌专利侵权被同业起诉,正在IPO排队的鸿合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鸿合科技)深陷舆论漩涡中,其IPO存在变数。
  鸿合科技成立于1990年,主营智能交互显示产品及智能视听解决方案的设计、研发、生产与销售,主要客户群体为中小学校和高校、幼教、培训机构等教育市场。根据FutureSource 和IDC统计数据,2015年至2017年,公司的IWB产品(电子交互白板和智能交互平板)销量在全球市场所占份额连续三年位列第一。2017年度公司自主品牌激光投影机销量在国内传统激光投影机市场所占份额为44.5%,位居行业第一。
  市占率行业居首也让鸿合科技取得了不菲业绩。报告期,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8.49亿、27.21亿、36.17亿、18.13亿,2017年较2015年增长了近一倍。同期,其净利润(归属于母公司)分别为0.54亿、0.62亿、2.04亿、1.06亿,2017年净利润突然大幅飙升,同比增长了202.57%,较2015年增长了277.78%,增速远超营业收入增速。显然,这种增速能否持续存疑。
  对此,鸿合科技解释称,公司智能交互显示产品的市场需求将持续放量增长、液晶面板等主要原材料价格下降、公司产能扩张及海外市场拓展等,使得公司盈利能力大幅提升,但原材料成本、汇率等变动,也将影响到公司盈利能力。不过,为何2017年以来净利润增速远超营业收入,公司对此并未做具体说明。鹰发集团于受让股权前2个月成立,其控股股东为嘉御基金Ⅱ。仅过半年时间就新增一个投资总额高达6亿元的募投项目,市场质疑其存在盲目性,是应对此前对其大规模使用募资质疑。对此,鸿合科技未做具体解释,只称产品订单持续增长,产能利用率趋于饱和,制约了公司规模化经营和市场拓展能力。
  让人不解的是,拟补血的资金突然少了5.2亿元,这对于原本对资金需求量较大的鸿合科技而言,是否存在较大的资金缺口,如何缓解偿债能力?如果不存在偿债压力,那么,此前拟使用7.7亿元补血是否意味着是圈钱?
  应收账款半年增九成,资金缺口过亿,试图大肆补血的鸿合科技实则存在不小的财务压力。鸿合科技的负债结构中,截至2018年6月30日,流动负债为13.27亿元,负债总额为13.81亿元,流动负债占比为96.15%。其中,短期借款3.04亿元,大部分为保证、抵押、质押借款。对于上述二者周转率低于视源股份,鸿合科技解释称,主要是由于产品结构和结算模式不同造成的,公司应收账款和存货管理较好。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事件是,就在鸿合科技在招股书称不存在尚未了结或可预见的单个未决诉讼标的金额超过200万元的重大诉讼、仲裁事项布局时,同业上市公司视源股份全资子公司视睿电子以涉嫌侵犯其4件专利的专利权为由,起诉鸿合科技及其子公司鸿合创新,要求停止侵权行为、销毁侵权专用模具并赔偿1.43亿元。
  截至目前,鸿合科技未就此事进行公开表态。在此背景下,所谓信托科技,即新技术、新场景在信托产业、市场、组织、产品等方面的广泛应用,能够全面提高和改善原有信托业的服务效率与管理能力,真正实现“智能信托”。具体来看,信托科技创新离不开以下六个方面的影响:底层技术、场景与业务模式、资金配置对象、客户管理与产品服务、运营管理、开放合作。
  注意推动底层技术的研究与应用。就金融科技的底层重大技术来看,需关注人工智能、大数据、互联网技术(移动互联、物联网)、分布式技术(云计算、区块链)、安全技术(密码技术、量子技术、生物识别技术),还有一些尚在发展的前沿技术,如边缘计算、数字孪生、脑机结合、增强现实等以及有向无环图(DAG)、哈希图(Hashgraph)等下一代分布式技术。
  对于底层技术,信托机构需从基础研发、金融应用层面予以高度重视。当然,不同技术的成熟度和可应用程度实际上是有差异的,这也影响到信托科技创新的技术路径选择。比如,大数据、云计算、移动互联、机器流程自动化等的技术成熟且应用范围较宽,可优先布局和发展;区块链则相对较低,应进行更多的相关实验。股改完成刚满月,鸿合科技实施股改后的首次增资。私募基金苏州冠新与泰安茂榕以34.2元/股的价格分别认购鸿合科技新增股份190.06万股、102.34万股,合计认购资金为1亿元。
  相隔半年时间,上述增资及股权转让价格悬殊较大,颇令人意外。对此,鸿合科技并未解释这一不同私募基金入股价格存在较大差异的合理性、公平性。
  另一个备受质疑的是鸿合科技的募投项目。去年6月,鸿合科技进行了首次预披露。根据招股书,公司共有4个募投项目,分别为研发中心系统、营销服务网络、信息化系统等三个建设项目及一个补充流动资金项目,合计拟投资11.68亿元,合计拟使用募资11.57亿元,其中,拟使用7.7亿元募资补充流动资金,占募资总额的66.55%。
  彼时,鸿合科技解释称,公司所处行业和业务模式对营运资金需求量较大,营运资金需求持续增长,而补充流动资金也将增强公司偿债能力、降低财务风险、改善融资渠道单一对公司发展的制约。
  一般而言,补充流动资金占募资总额40%以上,就说明公司资金链较为紧张。然而,仅过半年,去年12月5日,鸿合科技在预披露更新中大幅调减用于补血的募资5.52亿元,变为2.5亿元,新增交互显示生产基地项目,投资总额约为6亿元,拟使用募资刚好是5.2亿元。科技创新成为了引领新时代发展的第一动力。发展金融科技是科技和创新领域的重要命题,不仅能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效率,还能促进科技在经济增长与社会发展中的作用。对此,一方面,必须把握金融科技创新的历史“窗口期”。因为未来全球金融竞争将更多体现为“新金融维度”竞争,同时金融科技也是解决现有金融发展“短板”的重要抓手。另一方面,应以推动安全创新、规范创新作为金融科技的“生命线”,有效把握创新中的风险边界。
  以创新场景与业务模式作为 “抓手”。通常来看,典型的金融科技需求场景包括:金融安全与金融监管、支付结算、融资产品与服务、智能营销与服务优化、身份认证与风控、保险服务、智能投顾与财富管理、信用服务等,也可能向城市治理、公共服务等领域进一步拓展。这些场景与实体经济相结合,最重要的是两大创新方向。一是新型“家庭金融”,即从家庭层面实现消费金融、财富管理、风险管理等多样化服务功能的配置。二是新型“产业金融”,包括产业链金融,即以金融科技创新引领产业链优化,服务产业升级、规模经济、中小微金融与普惠金融;平台链金融,即创新基础金融生态与交易平台、底层金融科技基础设施平台等。
  与此同时,信托科技的创新,一是智能家庭信托,即充分运用金融科技手段,服务于智能财富管理、新型消费信托、面向中产阶级的家族信托,全面提升产品配置能力与投资咨询能力;二是智能产业信托,即实现金融科技助力信托资产管理,打造产业投行,推动证券化创新,全面提升投资与管理能力、资产获取与资金营销能力、风险管理能力等。除此之外,还需发展智能公益信托,真正承担新技术、金融所支撑的信托机构社会责任。
  面向新经济,优化信托资金配置对象。根据2018年三季度的数据,信托资金配置领域结构发生了某些变化,投向工商企业继续排在首位,资金规模略有下降但占比仍然小幅提升;投向房地产规模有所上升;投向金融机构、基础产业、证券投资等领域的信托规模和占比都继续下降。在经济周期、结构调整、去杠杆等大环境下,信托资金配置出现被动变化趋势。虽然短期内仍需把握存量业务,但从长期来看,中国经济转型未来还要依靠数字时代的新经济。所谓新经济,体现为新的技术内生动力、新的资源配置模式、新的产业发展模式、新的劳动力和就业模式、新的消费模式、新的企业组织架构等。由此,信托科技的着眼点,一是围绕数字资产特征,创新信托产品与服务;二是充分运用信托资金的特点,结合新技术手段,积极为新经济“输血”。
  创新和完善客户管理与产品服务。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前沿技术在金融机构的基础应用场景,往往是客户获取与管理。这对信托科技来说也具有同样价值,一是通过大数据挖掘方法,可以用来找出客户数据库中的特征,预测对于机构活动的响应率,并提升精准营销水平,发掘潜在客户。二是通过技术手段及时掌握潜在流失客户的特征,采取各类增值服务或激励机制保留客户。三是积极推动信托科技产品与服务的行业标准化建设,全面优化信托机构客户服务能力。
  信托科技应用将使信托行业的客户体验更加智能、服务渠道更加便利、产品场景更加嵌入、多样需求更加定制、风险管理更加优化。
  全面提升信托机构运营管理水平。面对金融科技发展的大趋势,更多金融机构基于新技术进行业务流程再造和优化,将管理操作流程由线下转移到线上。对于信托科技来说,着眼点之一也是推动信托机构实现业务与风控流程的前中后台一体化,实现运营管理流程化、信息化,提升内部运营效率并降低成本。与数字化信托业务相适应,信托机构也应该构建新型的专业化组织架构,强化信息科技部门的专业能力,加快实现业务管理流程的数字化、智能化改造。一方面,针对标准化流程,加快大数据、人工智能的替代作用;另一方面,针对非标准化及专业化、个性化流程,以人工智能为驱动,有效融合人工实践经验。对于行业领先的信托机构来说,不仅应全面进行自身“科技赋能”,而且应该尝试推动技术或系统的外部“输出”,甚至打造专业的信托科技子公司。
  加快开放合作,以构建信托科技生态。金融科技还伴随着传统金融机构的开放式发展。作为典型代表,全球开放银行近年来成为各方关注的热点,诸多相关的监管政策、机构创新案例纷纷落地。在美国,金融科技企业和账户整合者逐渐兴起,客户期待着更无缝衔接式的体验,不断推动着开放银行的进程。
  报告期(2015年至2018年6月30日),鸿合科技的经营业绩呈现快速增长之势,2017年的净利润同比增长2倍。不过,公司的经营现金流“上蹿下跳”,极不稳定,与净利润完全不相匹配。与此同时,截至2018年6月底,公司资产负债率达67.82%,远高于同业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
  备受质疑的是,2017年,鸿合科技实施股改,而在股改前后,私募基金扎推入股,且前后仅三个月时间,入股价格悬殊较大。去年12月5日,公司进行预披露更新,与此前预披露相比,虽然拟融资11.57亿元总额不变,但公司突然增加了总投资约6亿元的交互显示产品生产基地项目,仅仅半年时间,募投项目增加,似乎是应对此前对其将7.7亿元募资用于补血的质疑。
  1月17日,针对长江商报记者发去的采访函,鸿合科技方面进行了详尽回复,称公司经营现金流净额与净利润存在差异,主要是经营性应收、应付及存货项目增加。至于增加的交互显示产品项目,公司只是称产能利用率趋于饱和,并未具体解释突然增加的原因。
  
  应对补血质疑突增募投项目,突然增加募投项目也让市场对鸿合科技的募资生疑。此次IPO,鸿合科技被置入舆论漩涡,涉及多个方面。
  2017年11月,鸿合科技实施股改,而股改前后,私募基金扎堆入股。当年5月10日,私募基金共青城富视以47.53元/注册资本的价格,向鸿合科技增资人民币12350万元。4个月后,鹰发集团出资45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9483.55万元)受让鸿合科技525.98万元货币出资额,价格约为56.05元/出资额。
  根据公司测算,未来三年,公司的流动资金缺口为3.87亿元,如果此次IPO成功,将使用2.5亿元募资补充流动资金后,公司还存1.37亿元的资金缺口。
  实际情况或许还不只是如此。截至2018年6月30日,鸿合科技资产负债率为67.82%,远高于同业可比上市公司均值54.56%,且其流动比率、速动比率也低于同业均值。公司解释称,主要是公司规模快速扩张,主要通过银行贷款和盈利留存满足资金发展需求。
  从流动资产的主要构成因子应收账款和存货来看,2018年上半年,二者分别为4.58亿元、5.55亿元,合计为10.13亿元,占流动资产的55.05%。上半年,应收账款较年初增长89.26%。
  然而,报告期,鸿合科技应收账款周转率为19.27次、21次、17.27次、4.84次,存货周转率为5.28次、5.21次、5.24次、2.35次,均低于同业可比上市公司视源股份,其中,视源股份应收账款周转率超10倍于鸿合科技。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